第六章焉能屈我意

  陆家小院中冷风吹来,陈青山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些许寒意涌起。

  陈青山紧了紧衣袖,如枯树皮干皱的脸上强行挤出了几许笑意,尽量以温和的语气道:“你是小北那孩子吧。”

  陆北心中不快更甚,心中冷哂道:“小北也是你能叫的。”

  当下不冷不热地回道:“陈族长不妨有话直说,陆某还要整理家严遗物,可没时间招呼你们。”

  陈青山只当陆北因父母罹难,心中郁郁,也不以为意,就算陆北语气冷漠,但陈青山毕竟老奸巨猾,竟然长叹了一口气,以长辈的口吻怜悯地看着陆北道:“你父母不幸遭了妖祸,苦了你这孩子了……”

  陆北听到这话,心中一阵恶心。尼玛?谁他妈是你孩子。

  还未等陆北怒目相对,胖文吏许典就是清咳了两声,对陈青山低喝道:“你他娘的绕什么圈子,说重点,赶紧的。”

  陈青山被许主簿打断了话头,也颇为尴尬,但转而说道:“小北,你父生前是郡里茂才,本该享有两百三十亩的学田,但人走茶凉,那个,县里的意思呢,是要收回,授予一些来到蜀地避难的流民。”

  陆北冷笑一声,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冷喝道:“陈族长,我父尸骨未寒,你就行此强取豪夺之事,不怕遭天谴吗?”

  听得此言,陈青山面上青白不定,苍老深陷的眼窝里满是羞怒之色,终于在陆北这犹如扯破面皮的话语里,明白眼前少年并非懵懂无知的孩童,任人糊弄,而是早已洞悉了他的打算。

  “黄口小儿,老夫好言与你说明情况,你却羞辱老夫,真是不当人子。”陈青山山羊胡根根翘起,怒声呵斥道。

  许典这时却出声劝解道:“你是叫陆北吧,怎么说话呢,快给陈族长道歉。”

  “你又是什么人?”陆北睥睨道。

  陈青山此时也压抑了怒火,摆摆手道:“罢了,罢了,看在你父陆寻的脸面上,老夫就不给你一般见识了。”

  听到陆北问询许典身份,忙换了一副谄媚的嘴脸道。

  “这是本县的主簿许典许文会许大人,他今日来到咱们五柳村,就是将田契收回,重新重新……那个啥?”

  “归档建册。”许主薄一旁冷着脸补充道。

  “对对,归档建册。”这几个字似乎给予了陈族长格外的动力,其苍老佝偻的身形,不经意间,也好似挺拔了许多。

  陆北冷眼看着眼前这群胥吏的表演,心中冷笑不止。

  许主薄沉声道:“陆北,你既然在此,那么这份文书,就画个押吧。”

  说着便从身旁一个皂衣青年汉子手里拿过一张文书,印泥盒,递给了陆北。

  陆北接过那张文书,看了片刻,冷笑一声,将其叠起,刺啦一声,便被其撕成碎片,顺手一扬,化作漫天雪花,四处飘散。

  “你……大胆狂徒,怎敢如此放肆?”许典面色大变,右手食指指着陆北,狂怒吼道。

  那两名皂衣公人,神色也是紧张了起来,紧紧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大有许主薄一声令下,就要拔刀拿人之势。

  “尔等欺某年幼,不知法度吗?这文书不过是尔等擅权所立,某岂能签押。”陆北目光凛冽,毫无惧色地冷喝道。

  “我巴蜀之地依据前朝汉廷法度治辖,茂才之子,若守孝三年,便不予收回所授学田,陆某所为,依汉律而行,试问许大人,你又是遵得哪朝的法度?”

  这些话语,在陆北义正辞严的语气下,如同金石之音,一字一顿地落在许主薄的心头。

  许典面上横肉抖了两抖,恼羞成怒道:“竖子,强词夺理,此子藐视官府,左右给我拿下。”

  闻听此言,那两名皂衣青年汉子拿起腰间绳索,就要上前制住陆北。

  “蹭”的一声,三尺青锋出鞘,闪着摄人心魄的寒光,将二人晃的愣怔原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伏天氏混沌剑神武破九荒帝霸太古神王重生之魔教教主霸道总裁宠上天总裁爹地超给力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