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巷口闻鬼宅

  漓水郡城一处幽深古巷内,陆北与纪凌兄妹悄无声息地出现。

  三人看着街道上,走过的一队队军士手中拿着画像,在四处搜索三人下落。

  陆北就是冷声道:“果然那人没有善罢甘休。”

  纪薇一脸焦急地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纪凌思索了下,皱着眉头道:“先出城吧。”

  三人当即向城门赶去,但方到城门不远,就依稀看到城门洞下,一队全副武装的兵士在一个肿着右脸的男子的带领下,巡查着来往过路行人。

  “城门有人盘问,该怎么办?”纪凌低声问道。

  陆北冷声道:“看来这位江公子,是想将我们困在城中了。”

  纪薇也皱起了秀眉,提议道:“要不,我们先去找家客栈,明日再想想办法。”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直接闯出城去,也不是不可行。只不过一旦被兵士追赶,三人恐怕也跑不远。因此,这举措都是没有说出。

  三人计议已定,便向城中的一家客栈而去,但没走多久,三人身形就又迅速地躲到了一个巷子里。

  原来,一些兵卒正左手拿着画像,向客栈的老板伙计询问三人的行迹。

  “还真是麻烦。”陆北冷声道。

  纪薇眉宇含煞道:“不如我们杀出去吧。”

  说着,素手握紧了峨眉刺。

  陆北忙道:“不可。”

  纪凌也劝阻道:“小妹不要鲁莽。”

  这时,正在陆北三人正在考虑下一步打算时。

  巷口的几个衣衫邋遢的乞丐,突然低声窃窃私语道:“李三,你说咱们去城西的谢家荒宅,住他一晚怎么样。”

  另一个乞丐也起哄道:“是啊,老子张这么大,还没住过那么大的宅子呢。”

  叫李三的乞丐低声喝道:“你们不要命,我还要命,我听说啊,谢宅可住不得。”

  “怎么住不得了。反正他谢家也没人了,我们去那落脚,不比天天睡桥洞强。”一个乞丐呲着一口黄牙,吐了口浓痰道。

  李三神色诡秘地小声道:“那里是真不能去,听说有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不会是那东西吧,你快给咱几个讲讲。”一个乞丐笑着问道。

  这时,李三一脸回忆道:“据说,三年前谢员外家的小姐,带着丫鬟在天香阁买胭脂水粉,被郡守家的江公子瞧见,看她长的标致,就上前出言调戏。不想谢家小姐虽然长的柔弱,性子却烈的不行。当时就给江公子一个大耳刮子。”

  “后来呢?”一个乞丐好奇问道。

  李三一脸坏笑地说:“那耳刮子那叫一个响亮,整个天香阁的人都听到了,江公子羞愤欲死,放了句狠话就走了。”

  听到这话,一个乞丐就拊掌笑道:“真是解气的狠,这种有钱人就是欠揍。”

  这时一个年长些的乞丐,担忧地问道:“恐怕,这事儿没完吧。”

  李三也是哀叹道:“是啊,那江公子,受了这种羞辱,那能咽下这口气,没多久,就派人去谢府提亲,想要迎娶谢小姐。”

  小乞丐道:“这是什么道理,那江公子,不出手报复,还想着娶谢家小姐?”

  “这你就不懂了吧。”李三得意地说道。

  “毕竟谢员外家也是郡中商贾,有些身份人脉,江公子,自然不会像对平民百姓一样直接欺上门去。而是用这种办法逼迫谢家就范。要是把谢家小姐纳进后宅,那还不是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经过一番李三解释,小乞丐方恍然大悟。

  “这江公子,可真够阴的。”

  “谁说不是,越是这有地位的人啊,肚子里坏水越多。”李三叹了口气道。

  “那后来呢?”年长些的乞丐问道。

  “后来,嘿嘿,谢家小姐抵死不从,下了聘书之后,迎亲当天,就悬梁自尽了。”

  “造孽啊。”年长乞丐唏嘘道。

  小乞丐问道:“那江公子能罢休?”

  “不能罢休又怎么样,人都死了。不过,江公子更加恼恨谢家。又过了一年,就寻了个由头,将谢员外一家构陷到狱中。谢家可谓家破人亡啊。”

  “造孽啊。”年老乞丐一脸唏嘘道。

  “可不是嘛,这每到雨夜,谢宅都有女子的呜咽哭声,据说就是那谢家小姐的冤魂在索命。”李三突然语气幽幽地道。

  陆北耳力何等敏锐,听到这里,心下就是一动,忙将这则信息简单地说与纪凌兄妹知晓。

  纪凌好奇地问道:“陆兄的意思,我们去那处荒宅落脚?”

  陆北肯定道:“正是,既然谢宅闹鬼,想必官府一定不会搜索,毕竟这些事情与那位郡守公子,关联甚大。”

  纪薇面上有些恐惧道:“可是那里不是闹鬼吗?”

  陆北面色平静地道:“我等武者气血充沛,阳气鼎燃,当不至于害怕鬼魂一类。”

  况且就算有鬼魂袭扰,自己手中的赤霄剑也不是摆设,人道气运,炽烈如火。诛邪灭鬼,应该也不再话下。

  不过这些盘算,陆北就没有说出。

  天色漆黑,漓水郡郡城渐渐宁静下来。

  夜幕之中的郡城,一两声犬吠在暗夜中传的格外悠远,另有更夫的梆子声不间断地敲起。

  陆北三人来到城西,越过一道青墙,便跳入一处荒废的宅院。

  正是谢家宅院。

  谢家宅院,其内庭院深深,屋宇重重。不过院中亭台楼阁,花草水榭,无不散发着一股荒凉破败的气息。

  三人借着微弱星光,踏过一处碎石小径,绕过一棵梧桐树,抬步上了石阶,向一间厢房走去。

  推开木门,屋内幽深寂静,陆北举着一个火折子,照亮屋内景象。

  纪凌惊讶道:“这屋子,怎么没有灰尘落下,难道有人经常打扫不成。”

  陆北点起一个烛台,屋内被灯火照亮。

  听到这话,就点了点头道:“看来,鬼宅之说,也非空穴来风了。”

  纪薇打量了一眼屋内环境,有些害怕地道:“陆北,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感觉这地儿,怪渗人的。”

  陆北缓声道:“只有此地,方能躲避那些官兵的搜捕。”

  纪凌也是点了点头道:“陆兄所言甚是。”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伏天氏混沌剑神武破九荒帝霸太古神王重生之魔教教主霸道总裁宠上天总裁爹地超给力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