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一脉竟反目

  桃花源,竹屋

  见谢真人欲言又止,陆北端起茶盏,呷了一口。方好整以遐地望着谢真人,而陶璟此时也是目光炯炯地凝视着谢真人。

  谢真人话到嘴边,还未及开口,一阵凛然大喝之声,突兀传来。

  “谢灵均,滚出来。”

  谢真人闻听此喝,僵硬的面容上怒气上冲,大手猛地一拍桌案,气愤道:“这个孽障,还敢来寻衅。”

  谢真人沉声道:“二位公子暂且稍歇片刻,待贫道去打发了来人。”

  说完,不顾兀自惊疑不定的陶璟和眉头微微皱起的陆北二人,径直向木屋外遁去。

  陆北与陶璟交换了个眼色,也是先后出了竹屋。

  二人站在一片芳草茵茵的荒原中,仰头向高空看去。

  谢真人手拿一柄铁拂尘,踏空而立,正与一个目光阴鸷的鹰鼻青年对峙。

  这鹰鼻青年二十七八岁,瘦骨嶙峋,一身灰色道袍,好似遮住的是一具骷髅架子。

  其人脚踏腾云靴,右手攥着一方四角黑色小印,黑色的气流如同毒蛇在小印上盘旋不散。

  此时,这青年正一脸桀骜不逊地望着谢真人。

  谢真人冷喝道:“孽畜,贫道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汝师没教过你,什么叫尊师重道么。”

  谢真人此时怒火难抑,眼前这人叫作霍祎。

  正是自己的师弟灵云道人,离开桃花源之后,在外所收的弟子。

  七百年前,上代桃花源,白马玄光洞天之主,濒临寿尽。

  于是就令谢灵均与其师弟灵云道人竞争桃花源一脉的主导权,结果谢灵均大获全胜。

  而其师弟灵云道人羞愤之下,黯然离开了桃源洞天。

  谢灵均本以为灵云道人在外,早已寿尽而亡。

  不想竟然自作主张地收了一个叫霍祎的徒弟。

  而霍祎更是不知从哪里练得这一身邪气凛然的鬼道功法,接二连三地来到桃花源中寻衅。

  虽然均被自己击退,但洞天法阵还是被其攻击的残破不堪,七凌八落。

  若非如此,先前也不会有武陵渔人乘船误闯桃花源中了。

  霍祎冷哂道:“谢灵均,你还有脸提及我师父。要不是你当年巧言令色,蒙骗了青松祖师,何至于逼得我师远遁在外。

  想我师是青松祖师唯一子嗣,本该继承洞天福地,却被你凭借无耻奸猾手段窃据,最终成了地仙。

  而今你逍遥自在,还有脸提我师父么。”

  闻听此言,谢真人冷道:“一派胡言。”

  对于上代桃源之主青松真人,谢真人一直心存感激。他收养自己,引领自己步入仙道,更是将桃源一脉【二徒相争,择优传之】的祖训贯彻到底。

  哪怕,自己的师弟就是他老人家的子嗣,也仍能秉公处断。

  而对于当年之事,谢真人他自认是问心无愧的。

  谢真人念及此处,右手铁拂尘轻扫虚空,冷笑一声道:“汝待如何。”

  霍祎阴阴笑道:“当然替我师,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谢真人喝道:“汝师当年未曾争过贫道,自愿离开白马玄光洞天。这是吾桃源之一脉的祖训。而你几次三番寻衅滋事,实属欺师灭祖。”

  “谢灵均,废话真多,今日……你死定了。”

  霍祎高高举起黑色小印,这小印迎风便涨,转眼化作三丈大小,带着风雷呼啸之声,向谢真人天灵砸去。

  这一击若打到实处,非打的谢真人脑浆迸裂不可。

  谢真人目光一沉,身形如电,向一旁遁去,躲过这凌厉一击。

  碰。

  地动山摇,花草乱飞。

  陶璟脚下一阵发晃,差点都要站不稳。

  陆北身形一顿,神色凝重地望着高空上的斗法一幕。

  谢真人往那黑色小印望去,目光一凛,继而讥笑道:“贫道,当你哪来的自信,原来是得了一件天罡禁制的法器。”

  霍祎也不多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伏天氏混沌剑神武破九荒帝霸太古神王重生之魔教教主霸道总裁宠上天总裁爹地超给力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