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尽在囚笼中

  风雪稍住,天色渐晚。

  陆北望着眉宇虽无比稚嫩却不乏坚毅的杨熙,不由想起两三年前,在洛阳城中一家酒肆初见此子的场景。

  那时此子尚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能听到万物生灵的低声呓语,堪称通灵。

  陆北望向这个幼年经历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弟子,温煦笑道:“熙儿,方才袁先生的话,你可听清了。”

  “熙儿明白。”

  杨熙重重地点了点头。

  老师方才将利弊得失一并告诉于他,他心中虽然羡慕仙道腾云驾雾,长生不老……但是方听着那位袁道长言语,或许对老师的道途有着妨碍。

  既然如此,他去世俗之中建功立业也是未尝不可。

  杨熙幼年母亲被妖怪吞吃,心中对于妖族已是恨极。

  由于他来历不凡,早慧聪敏,心中已有大宏愿,若他成事,应扫灭南赡部洲一应鬼怪妖魔。

  值得一提的是,若陆北未至此地,此方西游世界直到大唐之时,历经三代之治,逐渐鼎盛的人道龙气,方再次镇压住南赡部洲一应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陆北望着一脸静气的杨熙,良久之后,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为师教你的枪术,你要好生习练。还有……为师等着你安然回来。”

  杨熙微微点头,眼眶已是湿润。

  袁守城起得身来,笑道:“陆道友,贫道定当将此事手尾理清。”

  陆北眸光微动,“不知道友如何行事?”

  “此事机密如此,自然不能以言语相告,道友且看。”

  说着,袁守城便拿出一枚八角黄色印玺。

  这印玺材质非金非玉,通体清光明澈,陆北法力运于双眸,赫然发现其上有着一条青色小蛇盘踞。

  握在掌中并不嗝手,犹如流水一般,有着一股温润之感。

  陆北以神念探查其中,心神已是无比惊异。

  据袁守城所言,此印玺共有天、地、人三枚。

  完全可以当成一件……他和杨熙师生之间,构建气运桥梁的幻级灵宝。

  由于他并未收杨熙为徒,气运还未真正相连,所以无有反噬之虞。

  若杨熙真的成就一代圣主,他可得享其开国人道功德三成,借此以秘法可得人道气运垂青。

  陆北目光微沉,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为什么有一种被人算计了一把的感觉。

  人道在于集众,而修道伟力则是归于自身。

  天地六圣为什么会在囚笼之内,不就是成也人族气运,败也人族气运吗?

  尤其是三清圣人,自身气运和此界人道气运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人族若灭,三圣必失其位!

  可他现在这是在干什么,本是来自后世,气运自称一方格局。

  更是有着先天至宝昆仑镜镇压一切,气运不会无故流失……事实上,也只有先天至宝可以镇压气运。

  他这是本不在此方天地囚笼之内,却生生要往囚笼之内跳去。

  可若他不跳入进去,自身气运总有磨灭的一天。

  得先天灵宝、得三皇垂青、得各种传承……统统变作镜花水月。

  不对,自己这种想法,为什么有一种视己为‘人奸’的荒缪感觉。

  而且这瞻前顾后、自耕一亩三分……实为典型的小农思想。

  如今,这方天地的修道之人,不都是在囚笼之内吗?

  没有一位可以例外,除非他自成一方天地,比如传说之中开天辟地的那位。

  而据陆北推断,那位开天辟地的无上存在,或许只是一个形而上的概念,并非真实。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伏天氏混沌剑神武破九荒帝霸太古神王重生之魔教教主霸道总裁宠上天总裁爹地超给力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