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还可以再找

  苍梧山青灵观

  连绵秋雨过后,苍梧山青翠欲滴。

  黄昏时分,如同碧洗的天空,晚霞漫天,彤彤红光将苍梧山主峰飞雁峰映的如梦似幻。

  一个挽着道髻的道童脚步匆匆地从一间木屋走出,其清秀的眉宇间有着几丝喜色流露。

  沿着碎石铺就的小径,低头闪过几株梅树伸出的枝桠,拐过几道弯,一座巍峨道宫出现在眼帘。

  道童三步并作两步的推开房门,冲在蒲团上盘膝打坐的中年道人,脆声声地道:“云师,前日在五柳村,所救的那个少年醒了。”

  “哦,醒了吗?那待为师前去看看。”中年道人睁开打坐中的双眼,起身道。

  ……

  陆北感觉脑袋好似裂开一样疼,意识中各种记忆碎片,不断纠缠,碰撞,融合。

  不知经过多久,两股记忆,最终分别定格在两幅画面上。一幅是硝烟弥漫的战场,残肢断臂,鲜血飞溅。

  另一幅是惊慌失措,四散奔逃的人群,还有那腥臭扑鼻的血盆大口,狰狞的獠牙……

  “砰”的一声,仿若天地重开,鸿蒙初判,所有记忆终归一处。

  陆北费力地睁开了眼皮,意识重新支配身体。出于职业的习惯,右手便向腰间摸去,就感觉到一空,迷茫的意识突然一凛,头脑更加清醒。似睁未睁的眼眸,一抹凌厉的光芒闪过。

  “咦!”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透出些许惊疑和不解。

  “呀,你可别乱动啊……身上还有伤呢。”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如同空泉叮咚。

  陆北这时方才注意到,自己床榻不远处,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道童,道童面如傅粉,唇红齿白。一双眼眸水汪汪的,仿若一眼清泉,转动之间,透着灵动与慧黠。

  陆北拢了拢目光,方才注意到道童不远处,一位青衣道袍的中年道人,负手而立,神态风轻云淡。

  道人面相平平无奇,唯独一双眸子幽深,令人见之难忘。而此时道人正凝视着陆北,目中探寻意味不减。

  陆北心中一沉,目中迷茫之色,适时出现。

  “这是什么地方?”略带沙哑的声音刚出现,陆北心中就是一跳,但面上不露分毫。

  中年道人还未说话,那道童便浅浅笑道:“这里是苍梧山青灵观,也是我和师尊的家。”

  中年道人这时方走上前来,坐在陆北旁边,屈出三指搭在陆北左手手腕之上,半晌之后,方才沉声道:“脉象平稳,看来你身体已无大碍了,再服用些药膳调养,一两天之内,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陆北此时就要起身道谢,但浑身剧痛,只得作罢。

  口中却是言道:“多谢仙长救命之恩,不至于让小子丧命狼妖之口。”

  “这你却是谢错人了,要谢就谢我的这位好徒儿吧。”中年道人听到陆北此言,眼底的那一丝疑惑尽去,摆摆手微微一笑道。

  陆北转头向那小道童望去,那小道童此时好像极为不好意思,羞红了脸道:“哪里呀,若非师尊压阵,人家才不是那狼妖的对手呢。”

  陆北心中好笑,这道童语气神态扭捏,怎么好似女孩儿一般。

  不过现在也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陆北压下心中疑惑,三人又闲话几句。道童与中年道人方才退出房间,以方便陆北静养。

  陆北这时方才有时间整理脑海中的记忆,良久之后,就是一声长叹。果然是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一方妖魔横行的古代世界。

  前世在做佣兵时,空暇之余,也曾读过一些穿越,自然对这种事情并不陌生。

  想到这里,陆北举起自己明显比前世小了一号的手掌,心中喃喃道:“看这情况,还他妈是坑爹的魂穿。”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伏天氏混沌剑神武破九荒帝霸太古神王重生之魔教教主霸道总裁宠上天总裁爹地超给力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