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绵延交缠

这是喻色许久以来睡的最香的一晚。

  这也是墨靖尧许久以来睡的最香的一晚。

  反正是周六,没有闹钟响,所以,喻色是睡到了自然醒。

  自然醒的喻色一睁开眼睛,就怔住了。

  先是大脑一片空白,随即反应了过来她这是又回到了公寓里。

  然后,昨晚发生的所有,一下子回笼到记忆里,每分每秒发生过的都是清晰的。

  “墨靖尧……”意识回笼的刹那,她下意识的低喊了一声。

  因为,身边没有墨靖尧。

  他不在床上。

  “醒了?”男人慵懒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喻色这才看到从浴室走出来的墨靖尧,这男人居然……居然是不着寸缕,身上挂着滴滴的水珠,简直就是一妥妥的美男出浴图。

  她这样看着他,只觉得鼻子一热,然后就有粘稠的液体滴下来,她流鼻血了。

  感受到那血意,喻色的脸‘腾’的红了,她这是有多么的欲求不满,以至于都到了流鼻血的程度了。

  是了,昨晚的一切的一切,只是看起来的尽兴,其实一点也不尽兴。

  因为,最后的那层底线,都不用想不用问就知道,墨靖尧还是为她守住了。

  那也是他的底线,不容越过的底线。

  “小色……”原来还是从容走向喻色的墨靖尧,一看到喻色流血了,惊的一下子冲到了床前,“你怎么了?”

  很显然的,他是没想到她是因为那……那啥没满足才流鼻血的。

  这反倒是让喻色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墨靖尧了,急忙伸手扯过了床头桌上的纸巾,撕了一小条塞进鼻子里,“没事,心火狂燥而已。”

  反正她是医生,她会诊病,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

  “要不要吃药?你开个药方,我去给你抓药,很快就回来。”墨靖尧真的信了,这一刻担心极了。

  举手投足间的担心,全都是真真切切的。

  一点都不打折的。

  喻色看的清清楚楚。

  而他这样的担心,反倒是让她不好意思了。

  就衬托着她一点也不纯洁似的。

  可其实,她明明是个很纯洁的姑娘。

  还不是因为他昨晚的所作所为挑起了她对那方面的好奇心,越是没有做完全套,没有做完整,越是好奇那最后的一步是什么滋味。

  于是,好奇害死猫,她现在好奇的满脑子的全都是他其实更应该做什么……

  于是,看到刚出浴的他,她一下子反应过激了。

  心虚的低下小脑袋瓜,喻色绞起了衣角,“我没什么事,躺一会就好了。”

  其实是冲进浴室冲个冷水澡就好了。

  可是这话她不敢说。

  她可是知道,墨靖尧这个男人与她在一起的时间里,已经数不清冲过多少次冷水澡了。

  其实她都有些担心他经常性的欲求不满会不会损害他的身体。

  奈何,他就要那种欲求不满,让她也是很没办法。

  现在她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那种欲求不满是真的很要命。

  “不行,你这不象我昨晚自己人为制造的发烧,小色,你这是怎么了?”大掌落到了喻色的额头上,带着浴室里的潮意,浓浓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伏天氏混沌剑神武破九荒帝霸太古神王重生之魔教教主霸道总裁宠上天总裁爹地超给力赘婿